首页 体育内容详情
阿根廷超级德比:博卡vs河床的百年恩怨

阿根廷超级德比:博卡vs河床的百年恩怨

分类:体育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在南美大陆的潘帕斯草原,也有一场火星撞地球的重量级对话――河床vs博卡青年。他们之间的比赛,就是阿根廷的超级德比。虽然如今他们的名气不如西班牙的国家德比,但火爆程度却一点儿也不逊于西班牙国家德比。

每当阿根廷超级德比到来之时,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警察总会如临大敌。因为两支球队历史上的百年恩怨,每当两支球队对话之时,总会伴随着球迷之间的冲突。解放者杯赛场上的辣椒水、河床球迷砸博卡青年的大巴车都是例证。

那么,这两支百年球队之间的恩怨又是什么呢?比赛又有哪些看点呢?

1. 一城不容二虎

河床和博卡青年的百年恩怨,从两支球队的诞生说起。

现代足球运动起源于英国。19世纪末,随着英国的脚步走出了不列颠岛,来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19世纪70年代,现代足球随着英国人的脚步来到了阿根廷,迅速受到了当地人的喜爱。足球成为了最受阿根廷人喜爱的运动之一。

大批俱乐部如雨后春笋般在阿根廷的土地上建立。尤其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因为聚集了阿根廷各阶层人士,成为了阿根廷足球俱乐部的云集地。

1901年,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博卡区,成立了一家俱乐部。因为看见周边的河岸上有水手在踢球,因此,球队命名为River Plate,阿根廷人将其简称为RIver。翻译时,使用了它的意译名称――河床。

4年后的1905年,在博卡区成立了另外一家俱乐部。这支俱乐部以其所在地行政区命名――博卡青年。

正所谓,一城都难容二虎,更何况一个地区。两支球队的矛盾,在成立伊始就因为争夺地盘而埋下。

2. 精神属性激化矛盾

真正的矛盾激化在1938年。博卡区所在的地区是外国移民进入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必经之路。因此,这里的主要居民是包括码头工人在内的贫苦阶层。博卡区的彩色房子,正是当地人贫苦生活的见证。

时间来到了20世纪30年代。当时,河床俱乐部为了寻求更好地发展,离开了贫苦人民聚居的博卡区,搬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富人街区――努涅兹区。河床俱乐部的主场纪念碑球场,就位于努涅兹区和贝尔格拉诺区的交界处。

从此,河床有了官方绰号――百万富翁。他们也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要知道,20世纪30年代时期,河床给予队内两名大佬级别的球员,是直接用黄金支付薪水。这是当今的曼城、大巴黎都很难做到。

河床的此次搬迁、以及用黄金炫富的方式激怒了整个博卡区的球迷。他们把河床的此次搬迁视为背叛。他们认为河床已经背叛了博卡区,背叛了广大劳苦大众。

博卡青年则选择留在博卡区。此举得到了博卡区球迷的欢迎。他们把博卡青年俱乐部视为贫苦阶层的代表。

红白的河床球衣成为了富人的代表,黄蓝色的博卡球衣,被视为穷苦大众的精神寄托。阶层矛盾的激化让两支球队变得水火不容。河床球迷给博卡青年球迷的绰号小猪,bostero,都是对于博卡青年出身的讽刺,以彰显自身的高贵。

,

澳5官网www.a55555.net)是澳洲幸运5彩票官方网站,开放澳洲幸运5彩票会员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代理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线上投注、澳洲幸运5实时开奖等服务的平台。

,

3. 荣誉的比拼、球星的摇篮

如今仅仅是“博卡青年被视为穷苦大众的代表,河床被视为富而不仁的资本家代表。”那么,两支球队的恩怨远远达不到阿根廷国家德比的层次。

何为国家德比,就是一个国家内部两支最好的球队之间的对话。博卡青年和河床俱乐部百年来一直垄断了阿根廷足球顶底联赛的最高荣誉,是阿根廷夺得顶级联赛次数最多的两支俱乐部。

加上上次夺冠,河床俱乐部共拿下了33座阿根廷足球顶级联赛的冠军头衔。博卡青年则拿下了28座顶级联赛的冠军。国内联赛冠军次数上,河床略胜一筹。

洲际赛场的舞台上,河床的两次南美解放者杯冠军都有踩着博卡青年的身影。但是博卡青年认为他们的第四座杯赛冠军本来应该判负。除此之外,博卡青年球迷认为自己的解放者杯数量为6,仅次于7次夺魁的独立(阿根廷)。而河床的次数只有4次。

洲际冠军杯赛――丰田杯(世俱杯前身)的荣誉比拼上,博卡青年更是3-1完胜河床。要知道,博卡的3座丰田杯冠军,有两座是击败欧陆豪门皇家马德里和AC米兰拿到的。

1966年解放者杯决赛,河床对阵来自乌拉圭的球队佩尼亚罗尔(佩纳罗尔)时,曾经2-0领先的情况下被对手翻盘。至此,博客球迷讽刺河床为小鸡或母鸡,讽刺对手是个软蛋。

对于博卡球迷来说,最高兴的就是2011年的6月。当时河床俱乐部因为战绩糟糕不幸从阿甲降级。这一天恰恰是俱乐部诞辰的110周年华诞。对于河床球迷来说,这是一个极其灰暗的日子。但是博卡球迷却如同过年一般。

河床的名称River被博卡球迷改成了RiBer(在西班牙语,V和B发音规则一样),讽刺河床。

两支球队都是球形的加工厂。博卡青年走出了诸如马拉多纳、巴蒂斯图塔、里克尔梅、帕勒莫、特维斯等一系列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河床则诞生了1978年世界杯冠军门将菲洛尔、队长帕萨雷拉、肯佩斯;克雷斯波、艾马尔、马斯切拉诺等阿根廷球迷熟悉的名字。

4. 鹿死谁手

博卡青年和河床是死敌。但两支球队却有个两次意外的和谐一幕。第一幕是2009年10月的雨夜,阿根廷迎战秘鲁。伊瓜因的首开纪录帮助阿根廷取得领先。但是秘鲁却在比赛尾声时刻扳平了比分。如果按照这个比分,阿根廷可能无缘2010年南非世界杯。

比赛即将结束之时,一道身影杀出,打进了致胜球。打进制胜球的就是帕勒莫。比赛所在地纪念碑球场沸腾了。此时,他们“忘记了过往的恩怨”,只因为这一次他们都是阿根廷人。

2021年,球王马拉多纳因病离世。也只有这一天,因为他们都爱戴共同的国家英雄――马拉多纳。

然而,和谐场景过后,两支球队,尤其是死敌球队之间荣誉的较量却远远没有结束。2022年3月21日凌晨5点,河床即将坐镇纪念碑球场迎战博卡青年。届时,河床球迷对于博卡球迷抱以最大的嘘声,干扰对手。

发布评论